特力A庄家藏匿伞形信托 "击鼓传花"操盘手法曝光

2017-03-02 14:23:31 来自我有S把刀

短时间轻易拉出10余个涨停板、行情一浪高过一浪,2015年下半年特力A(000025.SZ)“妖性”大发,一度被封上“妖王”称号。背后却是资金多账户集中买卖操纵股价的恶劣行径,这最终未能逃过监管法眼。经调查取证,最终幕后庄家、操作手法浮出水面。

经稽查部门多方取证分析发现账户众多且存在一定集中性,经过摸排,发现涉案方存在合谋操纵嫌疑。

“要在伞形信托之下证实涉案人员‘合谋’操纵并非容易之事。”证监会稽查执法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随着这起合谋操纵股价案的落槌,操盘黑手的神秘炒作手法也随之曝光。虽然上述涉案方被揭发之后,特力A仍有资金顶风炒作,但不久后该股便“妖性”渐退,开始走向震荡下行的趋势,至2017年3月1日收报51.93元/股,股价遭遇腰斩。

监管层捉妖

“2015年7月份到8月份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交易异常,股价上涨过于激烈,背离于行业,背离于大盘。交易所通过数据分析,发现有大额资金介入,就报到证监会来进行线索分析。”一位稽查执法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在2015年6月中旬沪深股市大幅下跌后的反弹行情中,特力A在7月9日至7月13日期间实现355.37%的涨幅;2015年7月9日至当年8月13日26个交易日中有12个交易日涨停,而同期大盘仅上涨4.77%。

在对特力A股价异常有所警觉后,监管层开始了一系列调查取证行动。“在极短的时间内调取一切能调取的资料,对稽查局给予了大力支持。”前述调查人士表示,当时就是通过各个渠道获得的信息来进行线索拼接,经过初步分析,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这些账户出现了一定的集中性,指向了某家券商的某个营业部,当时调查组就将这个营业部作为调查重点。另外,经过摸排,还发现与部分投资公司有关系。”该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经过分析筛选,调查组将目标锁定为深圳市中鑫富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鑫富盈”),事后的调查也印证了这一分析的准确性。

彼时中鑫富盈和吴峻乐的账户面临净值下滑、濒临平仓的问题,所以集中精力交易特立A与得利斯,希望将净值拉上去。

根据证监会2016年4月25日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鑫富盈控制使用“四川信托—宏赢七十三号”等10个信托计划证券账户下挂的11个交易子账户,存在一定的交易地址或交易硬件信息重合情形;另一涉案者吴峻乐控制使用的“厦门信托—凤凰花香二号”等10个信托计划证券账户下挂的18个交易子账户和“罗某”等4个个人账户,也存在一定的交易地址重合情形,部分账户与吴峻乐有资金往来。

前述调查人士告诉记者,这在当时证监会未对证券投资信托产品**专门制度进行规范的情况下,要去证明是一个控制人或者是合谋是非常困难的。

“这是当时证监会的专项行动,从准备到现场、到写完报告大概20天时间,”稽查执法人士表示,准备一周、现场调查一周、写报告一周,三周左右就到了处罚委,案件调查速度非常快。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2015年证监会开展的“证监法网”第七批专项行动中,就包括对特立A的调查,该案被列为“采取混合方式操纵案件”之一。2015年10月23日,证监会对两涉案方开出13亿元的罚单;2016年4月25日,处罚决定书出炉,罚款金额确定在11亿元左右。

解密庄家操盘手法

随着这起合谋操纵股价案的落槌,幕后黑手的神秘炒作手法也随之曝光。

根据目前已有的调查结果,中鑫富盈和吴峻乐的作案手法是通过集中资金及持股优势连续买卖、在所控制账户之间交易等方式,合谋操纵特力A股票价格,反向卖出获利。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二级市场资金跟风、“敢死队”借势博弈短差,从而使得特力A被轮番炒作,“妖性”大发。

中鑫富盈和吴峻乐合谋炒作特力A的行为集中于2015年7月10日至8月28日期间的35个交易日,其中,申买量排名第一的有24个交易日,申卖量排名第一的有17个交易日,其中8月26日,交易数量占市场成交量的33.59%,且买入特力A数量占市场成交量超过20%的有18个交易日。

特力A的流通盘并不大,目前仅1.94亿股,一经大额资金涌入便极易引发二级市场股价波动。在上述35个交易日内,中鑫富盈、吴峻乐持有特力A占其流通股超过10%的有13个交易日;从7月15日至8月25日,持股占流通股一直在5%以上,其中8月10日持股15.33%。

根据证监会的调查结果,2015年7月10日至8月28日,中鑫富盈、吴峻乐合计买入特力A5621.08万股,卖出5614.89万股,买卖合计占该股市场成交量的15.28%。其中,有18个交易日在其实际控制的证券账户之间交易特力A711.73万股。

最终,中鑫富盈、吴峻乐操纵特力A股票价格分别获利1.47亿元和1.74亿元。而这部分违法所得被没收,并分别被处以4.42亿元、3.47亿元罚款,并对中鑫富盈实际控制人李建林处以60万罚款。

在中鑫富盈、吴峻乐操纵特力A股价期间,特力A也因股价异动9次登上龙虎榜,背后炒作的主力仍是游资,其中不乏“敢死队”,偶尔上榜的机构席位则均是在卖方席位。游资在介入之后大多上演的是击鼓传花的戏码,在短线操作中获得价差。这其中齐鲁证券深圳吉祥路证券营业部上榜最为频繁,多次同时现身在前五买卖席位,且都同时居于买方和卖方第一位,存“密集”对倒“买卖”之嫌。

在2015年7、8月份这轮行情之后,特力A的“妖性”行情并未结束,反而一浪高过一浪。2015年8月底9月初大盘开启横盘修整的行情,而特力A走出独立行情,9月8日至10月30日期间再度上涨逾3倍,股价从18元/股左右最高上涨至93.88元/股;之后在经过一轮回调之后,再度以连续涨停上攻,直至2015年12月10日创出历史新高108元/股。

这背后依旧是各路炒作资金在兴风作浪。在业内人士看来,特力A因为具有盘子小、有概念、国资背景、有价值资产的特质,所以成为资金热衷炒作的标的。从市场表现来看,也可以看到“轮番炒作”的迹象没有停止,只不过炒作主体有所不同。

2015年的A股市场“妖股”横行,特力A只是其中一个案例。“涨幅很大、偏离于整个大盘、偏离于行业,这样的股票往往就会引起交易所的关注。”一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分析,在目前资管产品层层嵌套、账户核查难以穿透的情况下,市场操纵调查还面临较多困难。

在其看来,落实账户实名制,是加强监管、实现有效监管非常重要支撑。


0
评论0
收藏
举报

评论(0)

暂无评论

特力A庄家藏匿伞形信托 "击鼓传花"操盘手法曝光

2017-03-02 14:23:31  来自  我有S把刀

短时间轻易拉出10余个涨停板、行情一浪高过一浪,2015年下半年特力A(000025.SZ)“妖性”大发,一度被封上“妖王”称号。背后却是资金多账户集中买卖操纵股价的恶劣行径,这最终未能逃过监管法眼。经调查取证,最终幕后庄家、操作手法浮出水面。

经稽查部门多方取证分析发现账户众多且存在一定集中性,经过摸排,发现涉案方存在合谋操纵嫌疑。

“要在伞形信托之下证实涉案人员‘合谋’操纵并非容易之事。”证监会稽查执法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随着这起合谋操纵股价案的落槌,操盘黑手的神秘炒作手法也随之曝光。虽然上述涉案方被揭发之后,特力A仍有资金顶风炒作,但不久后该股便“妖性”渐退,开始走向震荡下行的趋势,至2017年3月1日收报51.93元/股,股价遭遇腰斩。

监管层捉妖

“2015年7月份到8月份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交易异常,股价上涨过于激烈,背离于行业,背离于大盘。交易所通过数据分析,发现有大额资金介入,就报到证监会来进行线索分析。”一位稽查执法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在2015年6月中旬沪深股市大幅下跌后的反弹行情中,特力A在7月9日至7月13日期间实现355.37%的涨幅;2015年7月9日至当年8月13日26个交易日中有12个交易日涨停,而同期大盘仅上涨4.77%。

在对特力A股价异常有所警觉后,监管层开始了一系列调查取证行动。“在极短的时间内调取一切能调取的资料,对稽查局给予了大力支持。”前述调查人士表示,当时就是通过各个渠道获得的信息来进行线索拼接,经过初步分析,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这些账户出现了一定的集中性,指向了某家券商的某个营业部,当时调查组就将这个营业部作为调查重点。另外,经过摸排,还发现与部分投资公司有关系。”该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经过分析筛选,调查组将目标锁定为深圳市中鑫富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鑫富盈”),事后的调查也印证了这一分析的准确性。

彼时中鑫富盈和吴峻乐的账户面临净值下滑、濒临平仓的问题,所以集中精力交易特立A与得利斯,希望将净值拉上去。

根据证监会2016年4月25日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鑫富盈控制使用“四川信托—宏赢七十三号”等10个信托计划证券账户下挂的11个交易子账户,存在一定的交易地址或交易硬件信息重合情形;另一涉案者吴峻乐控制使用的“厦门信托—凤凰花香二号”等10个信托计划证券账户下挂的18个交易子账户和“罗某”等4个个人账户,也存在一定的交易地址重合情形,部分账户与吴峻乐有资金往来。

前述调查人士告诉记者,这在当时证监会未对证券投资信托产品**专门制度进行规范的情况下,要去证明是一个控制人或者是合谋是非常困难的。

“这是当时证监会的专项行动,从准备到现场、到写完报告大概20天时间,”稽查执法人士表示,准备一周、现场调查一周、写报告一周,三周左右就到了处罚委,案件调查速度非常快。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2015年证监会开展的“证监法网”第七批专项行动中,就包括对特立A的调查,该案被列为“采取混合方式操纵案件”之一。2015年10月23日,证监会对两涉案方开出13亿元的罚单;2016年4月25日,处罚决定书出炉,罚款金额确定在11亿元左右。

解密庄家操盘手法

随着这起合谋操纵股价案的落槌,幕后黑手的神秘炒作手法也随之曝光。

根据目前已有的调查结果,中鑫富盈和吴峻乐的作案手法是通过集中资金及持股优势连续买卖、在所控制账户之间交易等方式,合谋操纵特力A股票价格,反向卖出获利。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二级市场资金跟风、“敢死队”借势博弈短差,从而使得特力A被轮番炒作,“妖性”大发。

中鑫富盈和吴峻乐合谋炒作特力A的行为集中于2015年7月10日至8月28日期间的35个交易日,其中,申买量排名第一的有24个交易日,申卖量排名第一的有17个交易日,其中8月26日,交易数量占市场成交量的33.59%,且买入特力A数量占市场成交量超过20%的有18个交易日。

特力A的流通盘并不大,目前仅1.94亿股,一经大额资金涌入便极易引发二级市场股价波动。在上述35个交易日内,中鑫富盈、吴峻乐持有特力A占其流通股超过10%的有13个交易日;从7月15日至8月25日,持股占流通股一直在5%以上,其中8月10日持股15.33%。

根据证监会的调查结果,2015年7月10日至8月28日,中鑫富盈、吴峻乐合计买入特力A5621.08万股,卖出5614.89万股,买卖合计占该股市场成交量的15.28%。其中,有18个交易日在其实际控制的证券账户之间交易特力A711.73万股。

最终,中鑫富盈、吴峻乐操纵特力A股票价格分别获利1.47亿元和1.74亿元。而这部分违法所得被没收,并分别被处以4.42亿元、3.47亿元罚款,并对中鑫富盈实际控制人李建林处以60万罚款。

在中鑫富盈、吴峻乐操纵特力A股价期间,特力A也因股价异动9次登上龙虎榜,背后炒作的主力仍是游资,其中不乏“敢死队”,偶尔上榜的机构席位则均是在卖方席位。游资在介入之后大多上演的是击鼓传花的戏码,在短线操作中获得价差。这其中齐鲁证券深圳吉祥路证券营业部上榜最为频繁,多次同时现身在前五买卖席位,且都同时居于买方和卖方第一位,存“密集”对倒“买卖”之嫌。

在2015年7、8月份这轮行情之后,特力A的“妖性”行情并未结束,反而一浪高过一浪。2015年8月底9月初大盘开启横盘修整的行情,而特力A走出独立行情,9月8日至10月30日期间再度上涨逾3倍,股价从18元/股左右最高上涨至93.88元/股;之后在经过一轮回调之后,再度以连续涨停上攻,直至2015年12月10日创出历史新高108元/股。

这背后依旧是各路炒作资金在兴风作浪。在业内人士看来,特力A因为具有盘子小、有概念、国资背景、有价值资产的特质,所以成为资金热衷炒作的标的。从市场表现来看,也可以看到“轮番炒作”的迹象没有停止,只不过炒作主体有所不同。

2015年的A股市场“妖股”横行,特力A只是其中一个案例。“涨幅很大、偏离于整个大盘、偏离于行业,这样的股票往往就会引起交易所的关注。”一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分析,在目前资管产品层层嵌套、账户核查难以穿透的情况下,市场操纵调查还面临较多困难。

在其看来,落实账户实名制,是加强监管、实现有效监管非常重要支撑。


评论(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