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经济国内投资有待提速 减税有三种模式可选

2017-02-23 09:47:12 来自骑马一小散

多项数据显示,经济形势稳中向好。多位专家22日在出席中国宏观经济高层研讨会暨中国季度宏观经济模型(CQMM)2017年春季预测发布会时预计,2017年GDP增速区间为6.5%-7%。另外,专家认为尽快恢复民营经济国内投资增速,实现民营经济国内投资与对外投资的平衡,有利于推动当前经济其他矛盾的化解。

今年开局经济持续回暖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22日发布的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报告指出,2017年开局中国经济呈现出最新特征:价格完成“U型”回升。预计全年GDP增速为6.5%-7%,CPI涨幅为2.5%-3%。首先,从消费领域来看,CPI呈现出明显的“U型”回升,且基本可以排除春节因素主导的可能。其次,从生产领域来看,PPI完成“U型”回升的态势更为明显。再次,从进出口贸易来看,进出口价格指数同样呈现出“U型”走势。最后,综合来看,GDP平减指数表现出强劲的“U型”回升态势。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刘晓光表示,2017年开局中国经济持续升温,当前物价回升首先反映了中国经济的回暖,包括制造业企稳回升。价格回升也反映了对外贸易的回暖,尤其是进口需求较快回升,价格回升更反映了市场供需结构的相对变化。

同日发布的“中国宏观经济预测与分析——2017年春季报告”(简称报告)预计,2017年GDP增速可能为6.64%,比2016年下降0.06个百分点;CPI上涨2.15%,涨幅比2016年扩大0.15个百分点;PPI预计为2.41%,涨幅比2016年提高3.81个百分点。外部经济的不确定性以及贸易保护政策的抬头将继续压制中国出口的增长;2017年继续维持房地产投资快速增长的风险将越来越大,与此同时,民间投资增速快速反弹的可能性较低;劳动生产率增速的下降还将持续抑制居民实际收入的增长,进而制约消费的快速增长。因此,预计中国经济增速将继续减速,经济有望维持一个温和稳定的通货膨胀率水平。

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副所长闫衍认为,宏观经济向好的趋势可能还会持续,未来是否会呈现前期预测的“前高后低”增长趋势,或者说能否改变“前高后低”的增长趋势,关键取决于制造业盈利改善和制造业投资的改进。因此,下一步宏观经济的走势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立群表示,2017年将是中国经济最近几年增速回调的一个拐点,由回落转向平稳增长,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的水平应该和上一年大体相当。一是从出口的增长来看,2015年、2016年中国的出口都是连续负增长,但是今年出口低位企稳的概率明显加大。二是从投资来看,投资增长应该比去年水平要略高一些:一方面,去年房地产投资增长6.9%,开始出现恢复态势,2017年或将持续。另一方面,基础设施投资有望继续保持较高增长态势。目前,与新型城镇化布局联系,各地基础设施建设在“补课”,大中小城市之间体系建设的步伐在加快,项目非常多。“在这两方面投资拉动下,2016年重化工业和能源工业的市场销售形势在明显好转,企业效益好转,带来制造业投资和民间投资的恢复,预计今年制造业投资和民间投资将继续保持温和回升。”

减税有三种模式可选

报告认为,2017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侧重点逐步转向降成本、补短板。降成本,关键是要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要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别是制度**易成本,减少审批环节,降低各类中介评估费用,降低企业成本,提高劳动力市场灵活性;补短板要从严重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从人民群众迫切需要解决的突出问题着手,既补硬短板也补软短板,既补发展短板也补制度短板。通过降制度**易成本,补制度短板,促进民营经济国内投资,补发展短板。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指出,削减支出是目前最好的减税路径,但并不被重视。“现在大多数人倾向于通过增加财政赤字来支持减税,但这并没有改变资源配置的格局,反而会增加政府的支出。利息支出是中央财政收支报表中最近几年增速最快的项目。虽然近期看企业的成本没有增加,但是政府支出增加,就肯定会通过收税来弥补。所以只要不减支出,就谈不上降成本。”

高培勇表示,减税目前有三种模式可供选择:第一,进行税费的结构性调整,前提是政府制度不变,进行收入的结构性调整;第二,支出不变,减税的同时增加国债,本质是实现国债和税收之间的替代效应;第三,减税的同时,减少政府支出。

稳定民企信心是当务之急

多位专家表示,稳定民营企业家信心,尽快恢复民营经济的国内投资增速,实现民营经济国内投资与对外投资的平衡,是2017年宏观经济调控的首要任务、当务之急。这一问题的解决,将有利于推动当前经济其他多种矛盾的化解。

报告认为,民营经济国内投资大幅度下滑与其对外直接投资的超高速增长,相当程度是民营企业家对国内经济信心不足的反映。因此,要恢复民营经济的国内投资增速,首先必须提振民营企业家对国内经济的信心。而提振信心的根本是通过全面深化改革,改善国内经济体制环境,保护企业家精神,支持企业家专心创新创业。

另外,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应逐级明确各级政府的分工与管理权限,全面落实负面清单管理,是划分政府与市场边界的有效方式,也是有效划分各级政府部门职权范围,实行法无禁止皆可行,充分调动人民群众、各个基层组织、各级地方政府的全面深化改革与自主创新的积极性,同时保障社会经济有序发展的有效方式。


0
评论0
收藏
举报

评论(0)

暂无评论

民营经济国内投资有待提速 减税有三种模式可选

2017-02-23 09:47:12  来自  骑马一小散

多项数据显示,经济形势稳中向好。多位专家22日在出席中国宏观经济高层研讨会暨中国季度宏观经济模型(CQMM)2017年春季预测发布会时预计,2017年GDP增速区间为6.5%-7%。另外,专家认为尽快恢复民营经济国内投资增速,实现民营经济国内投资与对外投资的平衡,有利于推动当前经济其他矛盾的化解。

今年开局经济持续回暖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22日发布的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报告指出,2017年开局中国经济呈现出最新特征:价格完成“U型”回升。预计全年GDP增速为6.5%-7%,CPI涨幅为2.5%-3%。首先,从消费领域来看,CPI呈现出明显的“U型”回升,且基本可以排除春节因素主导的可能。其次,从生产领域来看,PPI完成“U型”回升的态势更为明显。再次,从进出口贸易来看,进出口价格指数同样呈现出“U型”走势。最后,综合来看,GDP平减指数表现出强劲的“U型”回升态势。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刘晓光表示,2017年开局中国经济持续升温,当前物价回升首先反映了中国经济的回暖,包括制造业企稳回升。价格回升也反映了对外贸易的回暖,尤其是进口需求较快回升,价格回升更反映了市场供需结构的相对变化。

同日发布的“中国宏观经济预测与分析——2017年春季报告”(简称报告)预计,2017年GDP增速可能为6.64%,比2016年下降0.06个百分点;CPI上涨2.15%,涨幅比2016年扩大0.15个百分点;PPI预计为2.41%,涨幅比2016年提高3.81个百分点。外部经济的不确定性以及贸易保护政策的抬头将继续压制中国出口的增长;2017年继续维持房地产投资快速增长的风险将越来越大,与此同时,民间投资增速快速反弹的可能性较低;劳动生产率增速的下降还将持续抑制居民实际收入的增长,进而制约消费的快速增长。因此,预计中国经济增速将继续减速,经济有望维持一个温和稳定的通货膨胀率水平。

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副所长闫衍认为,宏观经济向好的趋势可能还会持续,未来是否会呈现前期预测的“前高后低”增长趋势,或者说能否改变“前高后低”的增长趋势,关键取决于制造业盈利改善和制造业投资的改进。因此,下一步宏观经济的走势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立群表示,2017年将是中国经济最近几年增速回调的一个拐点,由回落转向平稳增长,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的水平应该和上一年大体相当。一是从出口的增长来看,2015年、2016年中国的出口都是连续负增长,但是今年出口低位企稳的概率明显加大。二是从投资来看,投资增长应该比去年水平要略高一些:一方面,去年房地产投资增长6.9%,开始出现恢复态势,2017年或将持续。另一方面,基础设施投资有望继续保持较高增长态势。目前,与新型城镇化布局联系,各地基础设施建设在“补课”,大中小城市之间体系建设的步伐在加快,项目非常多。“在这两方面投资拉动下,2016年重化工业和能源工业的市场销售形势在明显好转,企业效益好转,带来制造业投资和民间投资的恢复,预计今年制造业投资和民间投资将继续保持温和回升。”

减税有三种模式可选

报告认为,2017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侧重点逐步转向降成本、补短板。降成本,关键是要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要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别是制度**易成本,减少审批环节,降低各类中介评估费用,降低企业成本,提高劳动力市场灵活性;补短板要从严重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从人民群众迫切需要解决的突出问题着手,既补硬短板也补软短板,既补发展短板也补制度短板。通过降制度**易成本,补制度短板,促进民营经济国内投资,补发展短板。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指出,削减支出是目前最好的减税路径,但并不被重视。“现在大多数人倾向于通过增加财政赤字来支持减税,但这并没有改变资源配置的格局,反而会增加政府的支出。利息支出是中央财政收支报表中最近几年增速最快的项目。虽然近期看企业的成本没有增加,但是政府支出增加,就肯定会通过收税来弥补。所以只要不减支出,就谈不上降成本。”

高培勇表示,减税目前有三种模式可供选择:第一,进行税费的结构性调整,前提是政府制度不变,进行收入的结构性调整;第二,支出不变,减税的同时增加国债,本质是实现国债和税收之间的替代效应;第三,减税的同时,减少政府支出。

稳定民企信心是当务之急

多位专家表示,稳定民营企业家信心,尽快恢复民营经济的国内投资增速,实现民营经济国内投资与对外投资的平衡,是2017年宏观经济调控的首要任务、当务之急。这一问题的解决,将有利于推动当前经济其他多种矛盾的化解。

报告认为,民营经济国内投资大幅度下滑与其对外直接投资的超高速增长,相当程度是民营企业家对国内经济信心不足的反映。因此,要恢复民营经济的国内投资增速,首先必须提振民营企业家对国内经济的信心。而提振信心的根本是通过全面深化改革,改善国内经济体制环境,保护企业家精神,支持企业家专心创新创业。

另外,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应逐级明确各级政府的分工与管理权限,全面落实负面清单管理,是划分政府与市场边界的有效方式,也是有效划分各级政府部门职权范围,实行法无禁止皆可行,充分调动人民群众、各个基层组织、各级地方政府的全面深化改革与自主创新的积极性,同时保障社会经济有序发展的有效方式。


评论(0)

暂无评论